欢迎访问岢岚网
人物
且留夕阳献余晖——卫习武

1916年,我出生在岢岚县三井村一户农民家庭,1931年在岢岚速成师范毕业后,参加了教育工作。教学之余,读了大量医书,时间长了,不仅熟知药性,而且粗通脉理,于是上门求医问药的人越来越多,在岢岚多少有了点名气。1949年,县政府要办医院,就任命我为院长,兼县卫生科长,从此步入医疗事业,干了一辈子。几十年来,我为党和人民做了些应尽的义务,党和人民也给了我很高的荣誉。1950年我出席了山西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,1953年当选为县人民政府委员,1954年到1980年连续当选七届县人民代表大会代表,1974年离休后,还受到省、市、县各级政府多次“劳动模范”、“先进工作者”表彰奖励。

解放前岢岚只有坐堂医生和游医看病,没有医院,1949年,县政府决定办一所医院,任我为卫生科长兼院长。说是院长,其实就是我一个光杆司令,是县政府让我去创办医院。县政府一面拿出60公担(1公担合280斤)小米做我们的启动资金,一面从民间医生中选了一名中医、一名西医、一名会计、司药,买了几间旧房和简单的桌凳,医院就这样开张了,当时起名“民众医院”。

那时候药材奇缺,需要到河南去买。60担小米换不成钱,直接运到河南运费又贵,我们就把小米在当地换成胡油,雇驮队运往河南,卖了胡油买药材,就这样不仅满足了本医院用药,而且还供应乡下医生用药,彻底解决了全县药材缺少的困难。

建国初期岢岚是个贫穷落后的偏僻小县,在医疗界既缺技术又缺人才,就连给小孩种牛痘都是等外地游医来种,当时有句民谣“生子只算生一半,出过天花才算完”,为了摆脱这种困境,1950年县政府对全县的私人医生进行考试,合格者发给行医证,同时对医务人员进行疫苗接种、新法接生和针灸培训,使全县医疗队伍迅速壮大,医疗技术显著提高,再也不用受外地游医的摆布。这一年,“民众医院”按全省要求,改为“岢岚县卫生院”,仍由我当院长。我们派大批医生身背药箱下乡宣传爱国卫生、宣传和推广新法接生,逐渐改变了“坐土炕、垫柴灰、喝清米汤。”的生育陋习。到1952年,由县卫生院投资、政府补贴,先后在三井、宋家沟、阳坪、西豹峪、马蒲塔办起医疗所,有条件的大村也办起了保健站,初步形成了小病不出村的医疗网络。

随着社会的发展、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群众对医疗的需求也越来越高,我们越来越感到本县医疗队伍的不足。为解决燃眉之急,1962年县卫生院招收本县初中毕业生40多名,办起卫校,开设中、西、内、外、妇、儿全科教学,三年毕业时,山西省卫生厅着专人来考察,评定本届毕业生相当于省卫校水平,给予很高的评价。《山西日报》、《健康报.》、都在头版头条报道了岢岚县医院办卫校的经验,接着《光明日报》、《文汇报》也都进行了报道。按卫生部要求,我县派专人进京进行了汇报,随后卫生部向全国各地推广了岢岚医院办卫校的经验。1965年卫校又招了一个班,两批毕业生共80多人,都充实到乡村卫生所、站,初步满足了群众就医需求。后来,这两批学生大部分成了本县医疗队伍的骨干力量。

1970年县卫生院改成“岢岚县人民医院”,当年一件医疗案例使我感到了开展手术的紧迫性。那年县检察院检察长重病需手术,岢岚当时无人能操手术刀,又来不及转院,情急之下我只好请专署医院派医生来手术。事后我们先后派出8名医生到外地学习,至此岢岚县才陆续开展了各种手术。

70年代初期驻军部队医院还没有中医,常常请我到部队给首长看病,后来部队西学中大夫结业实习,就派到县人民医院,让我来带。在临床中,我总是理论联系实际,耐心讲解,言传身教,为部队培养了人才。

有一年,本县窑子坡高某住院,病情危重,全院中西医会诊,没有好办法,想劝其回家,回家就意味着放弃治疗,我左思右想觉得这样做交代不了自己的良心,就组织筛选中药方剂进行治疗,经过紧张的抢救,病人终于转危为安。后来病人出院后逢人就说:没有卫院长,我这次是直死无活了。

1974年我离休了,县市民委员会聘我去办起“市民医疗所”,当起门诊医生,直到85岁才离开。但是我还是没有休息下来,差不多天天都有人来看病,我还是一名医疗战线上冲杀的老兵。

2007年我已91岁,侯某的女儿患肾病综合症,在省院治疗40多天后回家保守治疗,家长发现孩子浮肿不消,状况不佳,就请我治疗。这种病弄不好会发展为尿毒症、肾衰竭。但救人要紧,我也不怕担风险,以肾阳肾阴两虚下药,治疗一段后情况大有好转,经全面化验一切正常。2010年这孩子考取了外省一所学校。

我从医几十年,不管熟人生人,干部农民,都一视同仁,不看回报、不计名利,把病人当亲人,把救人当乐趣。至今我98岁了仍有人寻上门来看病。康复的病人拿了烟酒礼物来谢,我都一概拒绝。我说:"你找我看病,就是对我的最大信任,治病已使你经济困难,我怎忍心让你再花钱呢。治好你的病,我感到无比快乐,你给了我快乐,使我延年益寿,这是对我的最好答谢。"

吴家庄王某的妻子在医院流产手术后大汗淋漓、出血不止,气息奄奄,根本来不及转院,主治医生没了办法,找我去救治,当时我已经退休,但救命事大,根本没考虑担风险,顾名利,当即去看了病人开了药方,几剂药下去,病人终于转危为安。事后病人家属拿了烟酒到我家致谢,我说你们看病已经花了不少钱,我咋能要你们的东西,硬把他们推了出去,不想过几天趁我不在,他们把东西丢给我老伴就走了,我回来知道了,又逼着老伴把东西退给了他家在城里的亲戚。

我现在身体还硬朗,头脑还清醒,还能为人治病,我要多活几年,救治更多的病人。


2013年5月

分享到:
栏目最新
推荐阅读
本月排行